• 2009-04-18

    新兵列队

    怎么说呢,如果从作品的重要程度来讲,这次展览还真是意义非凡。这次展出的作品是拍了三年的,用的是老掉牙及有创新的技术,这两个词的矛盾统一体也就是这照片的气质了,对于那所谓的奖不奖,我想意思并非很大,能作为一个此方面的新人获得展出,也足矣。

    首届三影堂摄影奖 2008-2009 作品展
    第一部:临点——年轻摄影家眼中的中国

    欢迎大伙来玩!

  • 2009-03-15

    上杂志

    新一期的CCP中国商业摄影登了我的一些作品,感兴趣的童鞋可以参观一下,哈。今天下午准备通过思考解决一个基本问题,就是做什么和怎么做的问题,唉,自己还是个虚弱的人,要补充的知识太多啦!

  • 卓别林先生名字叫做李凯为,我想我应该算是他的朋友。

    他今年45岁,带着他的斑点狗Angle于4月1日出发在开奥运会前徒步从深圳走到了北京,住在了前门大栅栏观音寺街的小旅馆里。之前他搬过一次住处,头次是住在八大胡同里的国营蔡二旅馆,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为了表达对这个城市举行奥运感动兴奋无比的热情的外地人员伙在一起。李先生是深圳一家经营酒店卫生用品公司的财务经理,有着广东人的不折不挠。今年夏天最热的时候,我也是听朋友说起这么样的一个人,就想去看看他,也是为了做一本书,拍摄一个不一样的人。

    卓别林先生后来终于走到了北京,但是迎接他的却是其内心深深的失落,这个城市太大了,他这样一个如此与众不同的人居然激不起一丝波澜,连同那些住在蔡二胡同的祖国各地的英豪们一起,激不起一丝波澜。这个大是如此的可怕,可以淹没一切个体,就连赞美他的个体也不能冒一个泡。卓别林先生每天沿着大路走,面对着警察城管和特务,从前门到中关村,从中关村到八达岭,同行的朋友跟着走过一回,导致踝骨开裂,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

    我站在小旅馆的电话间门口给他打电话,看着卓别林先生从小旅馆的楼上跑下来,对我深深鞠躬,坐在门口冰柜旁的小凳子上跟我聊起天,语气平淡和镇定,说谢谢这些关心他的朋友。我们在胡同里拍照,那时候前门大街因为这个史无前例的日子慌张着涂脂抹粉,大家见惯了各种各样的盲流,对眼前的这两个想来也是嗤之以鼻吧。

    虽然我坚持认为他为了这样一个目标走过来有着根本上的分不清是非,但是,听着他一路上的经历,还是能感受到这个卑微的个体的不同,卓别林说他见到了很多人很多事情,想必是相当传奇的旅程!

    说这些,是因为我很失落,在年底的时候,找到一个曾经相遇过的人鼓励一下自己罢了。

    后来我送了照片给他,有一天他象个老朋友一样给我打电话:“早晨,高摄影师,我是卓别林!"那一刻,我终于能微微看到这个走了半个中国,却西装领结整洁如新,毫不猥琐邋遢的男人的内心了。

    说给大家,也说给自己听。